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晨曦的博客

每天的太阳都是新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引用 狗肉将军张宗昌的打油诗集册《效坤诗钞》   

2014-11-29 17:29:03|  分类: 文学评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莱州人的老乡张宗昌,曾在民国年代军阀混战时期担任山东军务督办兼山东省省长。我小时就听到有民间歌谣:“也有花椒也有姜,锅里煮的张宗昌。早来的,吃点肉,晚来的,喝点汤。”关于此人的传说很多。其中一个方面,是说写了些“打油诗”。如关于济南趵突泉的:“趵突泉,泉趵突,三个眼子一般粗。咕嘟咕嘟一咕嘟。”

  “打油诗”,创始人是唐朝的张打油,那人一天早上看见下雪,写道:“江上一笼统,井上黑窟窿。黄狗身上白,白狗身上肿。”因为作者叫张打油,诗就叫“打油诗”。打油诗,不是正儿八经的诗,没有诗意,有发挥,有想象,但不是合乎诗的要求的。大多经不起推敲,有一点小幽默,也因为都押韵,所以,也能流传。人们觉得有些趣味,就不去多想。就不去想雪下到狗身上,狗能不抖一抖?黄狗不会成为白狗,白狗也不会“肿”。

  张宗昌,人称“三不将军”,即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枪,不知道自己有多少钱,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姨太太。做的坏事不少。像说在锅里“煮”他的民间歌谣,还有一些。

  济南有位文史收藏家赵晓林,搜集了许多关于张宗昌的史料,其中还有一本《效坤诗钞》。效坤是张宗昌的字。此人不是只写了一两首打油诗,还是一本诗结集呐!

  赵晓林在一篇文章中,给我们披露了几首,我们可以见识见识这位“三不将军”的诗才。一首叫《笑刘邦》:“听说项羽力拔山,吓得刘邦就要窜。不是俺家小张良,奶奶早已回沛县。”项羽诗中有“力拔山兮”句,张诗由此说事。后两句用的刘邦语气,但那格调分明是张氏本人的。一首《俺也写个大风的歌》:“大炮开兮轰他娘,威加海内兮回家乡。数英雄兮张宗昌,安得巨鲸兮吞扶桑。”是套的刘邦的《大风歌》,然而那味道是张氏的,也是地道的军阀语。

  一首《游泰山》:“远看泰山黑糊糊,上头细来下头粗。如把泰山倒过来,下头细来上头粗。”后两句是颠过来倒过去,称为想象,还算不上。想象里有情理,这里什么理也没有,一座山不可能倒过来,倒过来也不可能下边细来上边粗,上边的哗啦下来,还是下边“粗”。一首叫《咏闪电》:“忽见天上一闪电,疑是玉皇要抽烟。如果玉皇不抽烟,为何又是一闪电?”也是张氏“想象”。玉皇不抽烟。闪电就不闪了?一首《大明湖》:“大明湖,明湖大,大明湖里有荷花。荷花顶上有蛤蟆,一戳一蹦跶。”这是典型的顺口溜。生活中,许多顺口溜,是这手法。一句连一句,下句连上句,押严格韵。许多民间歌谣,也是这手法。

  以上,我们可以看到,这个“三不将军”,还有点“诗才”,至少了解生活中的顺口溜和民间流传的歌谣。但诗仍然都是没有诗意的“打油诗”。(原标题:狗肉将军张宗昌:打油诗集册《效坤诗钞》)2013年10月17日15:14
  新华网 

节选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俺也写个大风歌

大炮开兮轰他娘,威加海内兮回家乡。

数英雄兮张宗昌,安得巨鲸兮吞扶桑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求雨

玉皇爷爷也姓张,

为啥为难俺张宗昌?

三天之内不下雨,

先扒龙皇庙,

再用大炮轰你娘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笑刘邦

听说项羽力拔山,吓得刘邦就要窜。

不是俺家小张良,奶奶早已回沛县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游泰山

远看泰山黑糊糊,上头细来下头粗。

如把泰山倒过来,下头细来上头粗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天上闪电

忽见天上一火链,好像玉皇要抽烟。

如果玉皇不抽烟,为何又是一火链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大明湖

大明湖 明湖大

大明湖里有荷花

荷花上面有蛤蟆

一戳一蹦达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游蓬莱阁

好个蓬莱阁,

他妈真不错。

神仙能到的,

俺也坐一坐。

靠窗摆下酒,

对海唱高歌。

来来猜几拳,

舅子怕喝多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游西方

早听西方好,

他妈真不孬。

本想多玩玩,

睁眼却没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无题

要问女人有几何,

俺也不知多少个。

昨天一孩喊俺爹,

不知他娘是哪个?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混蛋诗

你叫我去这样干,

他叫我去那样干。

真是一群小混蛋,

全都混你妈的蛋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破冰歌

看见地上一条缝,

灌上凉水就上冻。

如果不是冻化了,

谁知这里有条缝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趵突泉,泉趵突,三股水,光咕嘟,咕嘟咕嘟光咕嘟!

大明湖,明湖大,大明湖里有蛤蟆。蛤蟆叫,咕儿呱,咕儿呱咕儿呱咕儿呱!

附:

张宗昌,字效坤,山东掖县人。1881年出生于一个穷苦家庭。其母姓祝,身材高大魁梧,
人称“大脚”,是当地响当当的“女光棍 ”。这女人只身闯关东,跑三关六码头,见多
识广,后来回家乡装神弄鬼地干起巫婆行当,诨名祝巫婆。 


张宗昌出生后家景十分贫寒,直到少年时代在其母默许下做了土匪才算吃喝不愁。十六岁
那年,俄帝国侵犯东北,张宗昌在母亲的大力支持下拉拢一帮老乡去修铁路。修铁路期间
,张宗昌开阔了眼界,增长了不少见识。后来铁路不修了,张宗昌又回到家乡,继续草莽
生活。<

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,时年三十岁的张宗昌趁势拉队伍投山东民军都督胡瑛,后来随军到
上海在陈其美麾下做了个团长。之后任江苏陆军第三师师长,筏袁倒戈成直系一部,后出
任江苏第六混成旅旅长,跟随张怀芝赴湘参加对南方军队的作战,大败而逃,改任暂边编
第一师师长。1912年是张宗昌最狼狈的一年。与江西督军陈光远交战,在吉安地区大败,
部队也被陈光远解散。此时的张宗昌如同丧家之犬,厚脸投靠直鲁豫巡阅使曹锟,但曹锟
迫于吴佩孚等将领的压力,不敢收留这个土匪出身的师长。张宗昌大怒,煽动曹锟手下一
不得志军官投靠了张作霖、张学良父子,就这样戏剧化地由直系转到奉系

寄人篱下后,张宗昌从头干起,先任了个宪兵营营长。后来在和吉林军旅长高士傧胡匪卢
永贵联军的作战中,张宗昌劝降卢永贵手下当年和自己闯关东的大小头目,居然一卒未动
,凯旋而归。

1925到1926年是张宗昌一生大红大紫的黄金时期,多年寄人篱下的他终于占据了山东和河
北、江苏的一部,成为国内最有势力的军阀之一。至此北方数省的土匪纷纷投靠,那段时
间张宗昌部队的番号是一变再变,而且越变越夸张,居然达到十几路军,弄得这位人称“
三不知”的将军连自己麾下有多少杆枪都不知道了。<

在中国近代近千名军阀中,张宗昌是名声最差的一个,此人一天学没上过,也是军阀中文
化最低的,人称“狗肉将军,嗜赌成癖,终日与骨牌为伍。(当地人称玩牌九叫“吃狗肉
”,故张宗昌有“狗肉将军”绰号)。张宗昌最为世人所知的绰号当属“三不知将军”这
一大名。三不知,即: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枪,不知道自己有多少钱,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姨
太。枪和钱今天谁也说不清了,不过姨太据本人收集资料显示,当有二十三位之多。<

就是这样一个大字不识的军阀居然喜欢风雅, 据有关人士考证,在1925年张宗昌统治山
东期间,曾经花重金,请出清末最后一科的状元王寿彭做山东教育厅长,并拜王为师,让
这位状元公教他做诗,结果出了一本诗集《效坤诗钞)),分赠友好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