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晨曦的博客

每天的太阳都是新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四季童年(原创散文)  

2014-06-01 02:33:54|  分类: 我的文字(原创散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 

 


明天儿子要军训,上午儿子做作业,妻去采买东西,我负责做饭。切葱的时候,见妻刚买了一把嫩葱,就先掐了绿绿的葱叶(受母亲节俭的影响,我一直保留着先吃葱叶的习惯),在掐掉朽了的葱叶时,蓦然想起,这朽掉的葱叶,也曾是我儿时不错的玩具呢。

       (一)春天到来,我们最先知道

      我一直以为,最早发现春天的到来,正是我们这些孩子,这全因为那根细细的“辣麻麻”。本来以为还走在冬天的尾巴上,突然间一个低头,就看见一朵象似缩小版的菊花样绿绿的植物冒出来,很羞怯的样子。赶紧叫了玩伴过来,大家就是一片惊呼,一拔,太嫩,就断了。赶紧再找,很快又发现一株,这回可不敢冒失,找了干树枝过来,把“辣麻麻”周围的土去掉,一段白嫩的根就露了出来。用手轻轻捋掉上面的泥土,迫不及待地塞进嘴里,那淡淡的嫩嫩的辣味,在我们看来就是春的味道了。

      没几天,各种植物就偷偷的都冒出了地面,辣麻麻的根也不再鲜嫩,在我们放弃寻找辣麻麻的时候,一个个细小的洞立刻让我们欣喜若狂——骆驼。这是一种象细毛线头粗细,12厘米长的小虫虫,因其背部有一两个微微的拱起,像是骆驼的驼峰,我们就叫它骆驼了。这东西会在地上垂直打一个小洞,洞深约1020 厘米。我们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屋后,拔一些竹芨的嫩根来,在根的末端蘸一些唾沫,伸进那细细的骆驼洞里,这小小的唾沫的粘力,就把这骆驼活生生地粘了上来,我们把这项运动叫作救骆驼。这有点严重的名不副实,本来人家活得好好的,让我们上来后,哪有好的活头。我们往往是在手掌中玩腻了,就把它丢给觅食的鸡儿,或是辛苦些,送给村里会钓鱼的叔叔做鱼饵,然后会为那叔叔的不屑一顾诅咒他半天。后来因我的眼睛早早地近视,父亲对我儿时的“救骆驼”一直耿耿于怀,在父亲看来,小孩子眼睛还未发育好,而我每天撅着腚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直径最多半毫米的小洞,不近视才怪。

大人们总比我们的知觉晚上一些,这个时候他们开始为春耕做开了准备。庄稼一枝花,全靠粪当家,这个时候,各家的茅厕和羊圈里的粪便也从僵冻中苏醒,散发出它们憋了一冬天的味道。大人们会抽空拉一车细沙土卸在茅厕和羊圈的外面,等待有时间了用来掏厕所起羊粪再拉到田里。这沙土在刹那间就变成了我们的乐土。我们一群孩子围在这沙土的四周,撅起屁股,露出因穿开裆裤而露出的一部分屁股,全然不顾茅厕和羊圈苏醒的臭味,兴致勃勃地堆沙雕,挖沙窟。一层层的沙窟,排列有序,很是好看。担心沙土坍塌,我们会在下面的沙窟顶部轻轻插几根树枝,一下子就牢固了许多。当时我不知道有莫高敦煌等古迹,若干年后,当我站在这些古迹景观前,蓦然想到了儿时在茅厕边挖的沙窟,仿佛有着异曲同工之妙。

大人们不会让我们的乐土存在很久的,好在我们很快就能找到用之不竭的乐土。这时候,一场春雨及时到来,刚窜出土地的麦苗欣喜地张开嘴。我们呢?村里总会有一些积水的地方,我们就又有了展示我们屁股的机会。这里挖一条小河,那里开一道小沟,直到把这一潭积水改造成一个浩大的荡气回肠的水利工程。

小葱已经上市,不时的有小贩骑着自行车驮着柳条筐来到村里,让我们的菜里见到了一些新鲜的绿色。母亲买葱时,总会挑一些葱白粗一点的,葱叶朽一点的,怕那郁郁葱葱的葱叶白白压底了称砣。就这样,依旧会有一些葱叶是最早进入锅里的,母亲怕这葱叶干了浪费。我们是天生的游戏专家,自然不会放过每一个细节。如本文开头所写,那些朽而未干的葱叶就成为我们上好的玩具。把朽的葱叶掐下来,对着口吹满气,一拧就封了口,在光秃秃的额头上一拍,响亮的一声伴着清香的葱味儿再空气中散开,给我们一个清脆明亮的心情。间或有根葱叶底部会漏气,这也无妨,找着漏气的地方,在上端系一个疙瘩,疙瘩上面照样可以使用。有时会遇到一根长的葱叶,节俭的我们不舍得一次消费,就先吹起来,隔一段拧一下,分成若干个充气的气泡,一个一个在额头上绽放开来,直到额头发红为止。数年后,我家买了一台缝纫机,是托运回来的,包装用的是一种塑料纸,上面有无数个充气的泡泡,用来保护机器。已经上小学的我看着这些泡泡眼冒绿光,心想这得多大一捆葱才能制造出这么多的气泡啊,那天晚上,我一口气挤完了这群泡泡,只是不是在额头上,并且再没有淡淡的葱的清香来抚慰我即将逝去的童年的嗅觉。

(二)夏季,我们的游戏惊天动地

当举目望去满眼是绿的时候,轰轰烈烈的夏季到来了。大人们忙着锄草浇地施肥,早已顾不得我们,当然我们也不稀罕他们的照顾和羁绊,我们有我们的天堂。天气暖和了,雨水多起来,水利工程依然少不了修,但很快另一种游戏就牢牢地抓住了我们。选上好的胶泥,和到细腻光滑,几个玩伴的泥块要一样大小,以方便判断输赢。每人用自己的泥巴捏一个碗状,口朝下用力摔下,的一声,泥碗底部会被气浪击穿形成一个洞。这时候比赛的对手就得用自己的泥巴帮你把洞补好,然后对手再做同样的竞技,看最后谁的泥巴先用完为输。我们常常会为了补洞的泥巴的厚度是否够标准而争的面红耳赤,甚至上升到人品好坏的高度。

天气越来越热,我们就开始不穿鞋满地瞎跑,直到突然的一天学会了一种时尚的游戏,才发觉原来母亲亲手做的布鞋不仅仅是用来保护脚的,竟然是一种独一无二的玩具。这游戏当时叫什么我竟然无耻的忘记了,后来在我已经娶妻生子后的某个夜晚心血来潮为它起名为惊天动地。孩子们每人都要先捐出一只鞋,然后脚尖朝上等距离竖成一排,把土塞进鞋跟压牢鞋子,周围再拿土围起来,鞋子就乖乖地立在了那里。每只鞋子都有一个位置,从中间往两边数依次为玉皇、龙王、神仙、阎王、判官、小鬼等若干。离开这一排鞋子若干距离后,我们按约定的顺序,一只脚光着,另一只脚趿拉着剩下的一只鞋,双手着地,头朝着那排竖着的鞋子,瞄准了,卯足了劲,一个前翻,把鞋子扔出去,看打倒了那排竖着的鞋子的哪一只,对应的就成了玉皇、阎王、判官或小鬼等。具体的规则我实在是想不起了,只记得惩罚时的情景。那小鬼撅起屁股,判官把一只鞋鞋底朝上扣在这有时还露着腚肉的屁股上,由玉皇、神仙等各层次高人各司其责,最后阎王发下话来:打屁股多少多少下,于是空气中就传来鞋底与鞋底亲密接触发出的清脆的声音,然后就会看到趾高气扬满脸严肃的各类神仙、幸灾乐祸欢呼雀跃的同伴们,以及那个撅着屁股满脸懊丧的小鬼憋的通红的脸蛋儿。

盛夏时节,我们会结帮偷着去河边耍水,大人们担心安全,总会在某个令人生疑的午后突然袭击抓住我们嗮的起皮的小胳膊,用指甲在皮肤上轻轻划一下,如是划过的地方显出白色的印记,就证明我们去河边耍水了。于是脸色大变,从腰部捞起那小小的身体,凸显出那小小的屁股,“噼里啪啦”一顿胖揍。那个被弯成90度甚至度数更小的小身体,就会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哭声,旁边有别的孩子的家长也顾不得在自己孩子胳膊上划道道了,赶紧过来拉开,责怪这打孩子的家长几句。这家长本来是为孩子担心,断不是舍得下手,有了台阶,也就罢了手,愤愤不平地威胁说等晚上回来收拾你,扛了锄头下地去了。我们当然不会担心晚上再挨打,家长们这样的伎俩我们都领教过无数次了。只是我们怎么也不明白为什么划出白印就露了馅?我们对这项检验标准很是怀疑,但总归是耍水了,也没有了抵赖的勇气。

这时候鸟儿们开始孵化,时不时有同伴带来鸟蛋烧着吃,我家屋檐下的一窝麻雀也孵出了小鸟,我经常站在屋檐下看麻雀妈妈啄了食回来喂小麻雀,小麻雀们争先恐后地去抢食,那一个个嫩黄的张开的嘴让我很是不屑,我的哥哥姐姐就从来没有和我抢过好吃的,这让我因有疼我的兄姐而略微的感动。很快小麻雀出窝了,我却动起了抓一只麻雀的念头,这念头在短短的时间内迅速的膨胀,折磨的我甚至连玩耍的心情也受到了影响。最后是一个同伴求他哥哥为我解了这个心愿。同伴哥哥拿来一个用尼龙丝织就的网状口袋,袋口是活的,有一根线头栓在一小截木棍上,同伴他哥从窗台爬上去,把那网袋口朝外放进鸟窝,再把木棍插在旁边的砖缝隙里,跳下来拍拍屁股说,你们玩去吧,放学我来给你取,保证能给你抓个活的。

一下午我和同伴都玩不在心上,忍不住回去探看,等第三次再去看时,果然见那网袋从窝里掉出来,木棍还插在砖缝里,一只麻雀在网袋里挣扎,向一个球,在屋檐下晃来晃去。我们已经等不到同伴他哥放学了,找来一根长棍,把那截木棍从砖缝中扽出来,捕获了这只麻雀。我本想养着它,可这麻雀不吃不喝,两天不到就死了。我伤心不已,把它埋在了墙角。这是幼小的我第一次感觉到了哀伤。

       但太多的诱惑不容我继续悲伤下去。高粱开始抽穗了,大片大片的高粱地里,总有一些高粱会长“美美”。后来我查资料得知,这高粱长“美美”是被一种叫丝轴黑粉菌寄生,不结穗子了,却长出一个大灰包,打开灰包的外膜,散出大量黑粉,同时露出一束束散乱的丝状物。我们就吃这黑色的粉末,把嘴唇吃的黑油油的,大人们也不管。后来还真有点后怕,不知道这东西对人体有没有坏处,好在从来没有听说谁家孩子吃“美美”吃坏了,大概也确实没什么害处吧。
        待续
     (三)秋季,我们有我们的收获
     (四)冬天,我们是冰雪中出没的精灵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8)| 评论(3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